本斋郑重声明: 三百砚斋在全国不开分店;不做网购;不参加协会;不参加评奖;不参加拍卖,如有以上情况,皆非本斋所为,特此声明。 欢迎海内外歙砚爱好者来黄山旅游,到三百砚斋赏砚。
 
电话:0559-2535538
信箱:inkstone@vip.163.com
域名:www.300inkstone.com
   www.300yz.com
邮编:245000
地址:中国黄山屯溪老街173号
 
 
张虎妙吟《歙砚歌》
发布时间: 2009/11/19 21:20:34 被阅览数: 6426 次

张虎妙吟《歙砚歌》

                                               刘伯谦

        《中国艺术报》是由中国文联主办的一份报纸,它全面报道国内外艺术动态、重大新闻,刊登名人专访、艺术鉴赏等权威性文章,是我国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美术、书法、摄影等门类专家、读者、观众共同的艺术园地与精神家园。  
        张虎是中国艺术报社的社长。 
        张虎自幼喜爱文学与书法。他的小说曾多次获全国大奖,并被翻译成外文,改编成电影、戏剧、电视剧。他的书法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大展并获奖。参加日、新、韩、美、法、马、加等国际性大展与书法交流活动。书法作品被多家博物馆收藏。 
        1994年初冬,张虎陪日本书法家来黄山参观游览。在屯溪老街的“三百砚斋”,张虎见到了歙砚。歙砚的实用价值与欣赏价值一下深深地吸引了他。 
        歙砚砚材出自古歙州婺源的龙尾山中,历来为人称颂,如唐代的李白、南唐後主李煜,宋代的欧阳修、王安石、苏东坡、米芾、黄庭坚等大家都酷爱歙砚,把它当成砚之珍宝。 
        歙砚砚材纹理丰富,造化神奇,惟妙惟肖,华美绝仑。品类有金星、金晕、银星、眉纹、水波、玉带、彩带、刷丝、角浪、鱼子、罗纹等。由歙石制成的歙砚,石质坚润、纹理缜密、发墨如油、蓄墨不涸。历代文人雅士都对它非常喜爱。 
        “三百砚斋”店主继承传统,刻意创新。将古朴与新颖有机结合,将各种艺术元素巧妙嫁接,古老的歙砚盛开出艳丽的奇葩。 
        看《三百砚斋》的作品,不仅仅是一首首灵动的诗,一幅幅立体的画,更是一出出传奇故事,一篇篇抒情散文。它深厚的文化底蕴令人玩味,令人惊叹。张虎在这里大开眼界,相见恨晚之情油然而生。离去之後,那方方歙砚精品依然萦绕於胸,难以忘怀。於是他时而神思遐想,时而击拍抵吟,终於吟出这绝妙无比,寓意深邃的《歙砚歌》。 
        龙尾山中石,歙砚名天下。 
        五彩犹难寻,角浪浪淘沙。 
        金星绕玉带,眉子劭文华。 
        山高揽月小,纤秀描危崖。 
        叱咤蛟龙起,风凛虎翼花。 
        扣之叮呼韵,抚之儿面颊。 
        哈之生云气,润墨久不乏。 
        小者如核拳,大者如盘瓜。 
        玉质幽光灿,莹柔是几匝? 
        开元始采集,千年传佳话。 
        陶公制巨砚,边款好题跋。 
        清溪远游子,得宝诗兴发。 
        虚谷赏钟秀,梅雪令惊诧。 
        东坡《食破砚》,文章倍潇洒。 
        今配天工巧,使人神心遐。 
        山水遥相望,老翁吟白。 
        苍松领人意,荆扉入农家。 
        一方砚在手,文思泥古化。 
        难怪藏砚人,万金不出嫁。 
        愿以终身伴,时时赏奇葩。 
        提笔数千行,染翰好图画。 
        我藏对眉子,罕见不须夸。 
        我唱歙砚歌,梦笔生彩霞。 
        著名作家冯骥才撰文称:“当我读了张虎的《歙砚歌》。心中一惊,我谓之惊,一半由於当今书家工诗能文者实在太少,一半由於这古风体的如歌般的长诗写得真好。” 
        冯骥才用诗一般的语言,赞美张虎的《歙砚歌》:“这诗歌一如大瀑长泉,畅所无碍,间作几叠,泻入谷底。其中激腾的晶莹的水珠,便是优美的文字。有妙喻,有巧思,有富於灵性的征象,也有充满想象的比兴;写史、写物、写形、写势、写貌、写质、写声、写情,更写其神与其魂。於是,这举世无双的天下名砚,奇光异彩地依韵而生,名砚的千姿百态,都给他活脱脱地唱了出来,张虎竟是这样一位好的诗家。” 
        在朋友们的怂恿下,张虎利用他能诗善书的技艺,将《歙砚歌》用书法艺术再一次把诗的意境、诗的韵致、砚的奇异、砚的灵性表现得淋漓尽致,生动传神。 
        张虎在《歙砚歌》诗後的小记中写首:“安徽省黄山市的屯溪,有一条老街。老到什么时候,上溯到宋代,街道两旁店铺,仍袭旧貌,经营文房四宝,书画杂项,犹见古风。甲戌年初冬陪日本书家逛老街的“三百砚斋”,见中国四大名砚之一的歙砚,比以往更加光彩夺目,顿时兴起,以歌咏之。乙亥夏又陪日本书家来此,我将此歌吟出,斋主甚是喜悦,嘱我将此文留下,与砚友唱玩。壬午年第三次来屯溪“三百砚斋”,众友催我快把歙砚歌写出。盛情之下,才有了这一举动。” 
        冯骥才是这样评价张虎的《歙砚歌》书法作品的:“如今张虎又把它挥毫写出来了,叫我忽然发现,他的诗歌句句如书法,他的书法句句皆诗歌。诗自清雅,字亦潇洒;书尽随意,诗逞自由。这书法遒劲的用笔不正是他诗歌的风骨,这诗歌醇厚的意味不正是书法的底蕴?” 
        张虎先生後将《歙砚歌》诗书作品编辑成册出版发行。 
        屯溪“三百砚斋”精品琳琅、满目生辉的歙砚,张虎激情四溢、诗书相生的《歙砚歌》,冯骥才妙语连珠、文采飞扬的序文,做成了一道丰盛的文化大餐,仔细咀嚼,回味无穷。 
        一如冯骥才所言:“在这里,好诗,好字,还有好砚,会同一处,珠联璧合。字生情,诗生砚,砚生字,宛如江上清风与山中明月,相生相颂,相映成趣,文化之美,意味无穷。”


上两条同类信息:
  • 三家相争《素梅映月》—《三百砚斋》展引出一段趣事
  • 三百砚斋呈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