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斋郑重声明: 三百砚斋在全国不开分店;不做网购;不参加协会;不参加评奖;不参加拍卖,如有以上情况,皆非本斋所为,特此声明。 欢迎海内外歙砚爱好者来黄山旅游,到三百砚斋赏砚。
 
电话:0559-2535538
信箱:inkstone@vip.163.com
域名:www.300inkstone.com
   www.300yz.com
邮编:245000
地址:中国黄山屯溪老街173号
 
2008年10月,本斋第一本精装砚谱《歙之国宝》
发布时间: 2013/12/7 16:31:25 被阅览数: 4390 次

 2008年10月本斋推出了第一本精装砚谱《歙之国宝》,分为三百砚斋歙砚欣赏和三百砚斋资料选辑上下册。

   序

                            陈传席


      笔墨纸砚,作为文房四宝,佳砚不仅可用,更可作为艺术品观赏,是以“武将宝剑,文人宝砚。”  
      昔苏东坡爱砚成癖,庋藏甚伙。古今画人,作“苏东坡品砚图”、“爱砚图”者不可胜计。东坡爱砚,有人说爱的是端砚,有人说爱的是歙砚,翻开《苏东坡全集》,有诗《偶于龙井辨才术处得歙砚,甚奇,作小诗》“罗细无纹角浪平,半丸犀璧浦云泓。午窗睡起人初静,时听西风泣瑟声。”东坡还屡屡在诗中提到龙尾砚,指的也就是歙砚,因宋时歙石出于歙州龙尾山,故称。譬如《龙尾砚歌》云:“黄棕白璧天下惜,顾恐贪夫死怀璧,君看龙尾岂石材,玉德金声寓于石”;《张近几仲有龙尾子石砚,以铜剑易之》云:“我家铜剑如赤蛇,君家石砚苍璧椭……”苏以自家铜剑换了张家的歙砚;又如《龙尾石砚寄犹子远》云:“皎皎穿云月,青青出水荷。文章工点黝,忠义老研墨”……不一而足。
      藏砚多了,东坡便作比较,他在《评砚》一文中说:
      砚之美,润而发墨,其他皆余事也。然两者相害,发墨必费笔,不费笔者必退墨,二者难兼。唯歙砚涩不留笔,滑不拒墨,二德相兼。
      他还为孔毅夫作龙尾砚铭云:
     “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瓜肤而榖理,金声而玉德。”  
      因此,宋人赵希鵠《洞天清禄集》中说:“歙溪龙尾旧坑,色淡青黑,湛如秋水,并无纹……东坡最重此品。”
      苏东坡的老师欧阳修对歙砚更为钟情,他在《试笔•南宫砚》中说:
     “某此一砚,用之二十年矣。当南唐有国时,于歙州置砚务,选工之善者……岁为官造砚有数。”
      欧阳修先用端砚,后得歙砚后,遂弃端砚而用歙砚,他是明确表示歙砚在端砚之上的,他的《砚谱》中记云: 
     “端石非徒重于流俗,官司岁以为贡,亦在他砚上。然十无一二发墨者,但充玩好而已。歙砚出于龙尾溪,其石坚,大抵多发墨……较其优劣,龙尾(即歙)远出端溪上。”
      笔者亦喜砚,然以为端、歙、桃河、澄泥四大名砚,各有所长,用者各有其感,藏者各有其好,非必相互攻訐,扬此抑彼也。
      然因笔者早年曾在安徽工作,后又常游新安,市场上所见歙砚比比皆是,触目之物,大多新坑之石,雕刻亦平庸俚俗,鲜有佳者。后来,有人拿来一位当代名家之砚,创意不错,但毫无古意,与我喜爱的古雅而有内涵的艺术品相去甚远,故对今之歙砚印象并不好,随后不愿再看歙砚。
      徽州诗人老友徐卫新通鉴藏,并颇能识砚,对此甚为不平不乐,执意要带我去看歙砚艺术真正的精品极品,这就是周小林的三百砚斋的藏品。
      三百砚斋坐落在黄山市(原屯溪市)屯溪老街173号,一入厅堂,就如王子敬从山阴道上行,使人应接不暇,果然比市上常见的歙砚高雅得多,顿时心情大好。主人周小林听介绍后马上阻止了  我在大厅内观看,领上二楼。原来一楼陈列的歙砚固然已很精美,但二楼(归砚楼)的藏品,才是三百砚斋真正的极品,仅供文人欣赏而不出售的。
      其实,上了归砚楼,还未待看砚,甫一见砚盒,就已让人激动不已。金丝楠木的,红豆杉的,黄花梨的,紫檀嵌角镶边的,推光漆的,菠萝漆的……或素雅,或华丽,或古拙,或流畅,精緻无比,美轮美奐,仅此已足够赏心悦目的了。俟主人细心打开盒子,现出真品,则让人震惊万分,想像不到世界上居然有这样好的歙砚,真如天遗尤物也。它的石料之美,设计之高,雕刻之精,内容之雅,古朴,雅致,大方,高贵,都达到极致,让人情不自禁地反复抚摸、观赏,如对美人,如陪名士,如读唐诗,如观宋词,进入如痴如醉的境界。最令人消魂的是一方兰亭砚,由于歙石坚而多筋,刀行而滑,难状兰亭“曲水流觴”、“清流急湍”之景,故有“歙砚自古无兰亭”之说,然而,正因为有难度,才有高度,三百砚斋主人和三个工艺师一起,花了三年时间,终于创作出这块兰亭巨制,堪称“天下第一兰亭砚”,改写了“歙砚无兰亭”的历史。兰亭歙砚格调之高古,形制之朴雅,又在诸砚之上。物我相对,竟訥訥不能赞一辞。许久方叹息曰:始皇若见此砚,必以十六城易之也。我若得此砚,必聘相如以护之,不与易也。
      昔曾见过诸多馆藏歙砚,如唐之古朴凝重,宋之简约高雅,明之秀美文静,清之精工繁縟,皆各具其妙,而今三百砚斋藏砚,可谓集唐宋明清之所善,舍其短,妙又过之,件件堪称国宝。究其因,今之石料比之一千年前的石料,历经溪水冲刷、运动,质地变得更为细润清朗,柔嫩坚洁,材料比古人更优;而现在雕刻工具也大大超过古人了,应该说,今人之砚理应大大超过古人。然主体变了,今人太浮躁,功利心太强,此乃艺术之大敌。熙熙攘攘之间,无定力者多败北于此。而三百砚斋主人和艺术家们正是自觉地克服这种浮躁心理。他们约定好,实行“三不主义”,一不参加任何协会;二不参加任何评奖;三不参加任何展览。为的是不受一切庸俗的干扰,除去所有浮躁之气。多少年来,他们以平常心,作平常活,默默耕耘,所以,他们手下的艺术品不但在当代独立特行,横空出世,很多作品也超越了古人。 
      如今三百砚斋的砚,早已为国内外名家行家激赏,成为国礼赠送给很多国家的元首和政府。“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凡一事之成者,没有专心一意乃至痴迷的精神是不行的,三百砚斋主人周小林原来从事编导,曾任黄山市文化局艺术科科长,也许他不适宜这种热闹的场所和工作,更因为他痴迷于砚石,下决心要振兴歙砚艺术,于是他辞去官职,静下心来,专一于歙砚的製作研究。他组织几位不为名利而有志于歙砚艺术之同道,研究传统,发展传统,静下心来专门做好一件事。其实如果每人做好一件事,我们这个国家就会早日强大,就会无敌于于世界。
这部藏品集展示的仅是三百砚斋所藏精品歙砚的一部分。去年,笔者薄游新安,访三百砚斋,承主人盛意,即建议出版一本歙砚集,以示同好。主人说早已有此打算。于是便索序于余,余亦乐而为之。
      古人云:“歙砚有八德”,即“坚、润、柔、清、健、朗、洁、美”也,凡人立志不可不坚,神情不可不润,处世不可不柔,为官为人不可不清……余作此序,非唯道歙砚之美,亦諫世人观其德,非以玩物,更以知道。以道统理,理者,成物之文也。以一石之砚,而有此八德,即非凡之物也,是以有和顺积于内,方有英华发于外,而可横绝四海,与日月齐光也。
      惟愿览者察之,莫以一石而忽也。是为序。

2008年6月22日于中国人民大学



       

        封套侧页                                  内容一                                         内容二

   

         内容三                                          内容四                               内容五

     

             内容六                           版权页                                出版社


上两条同类信息:
  • 十世班禅夫人李洁造访
  • 央视主持人赵宝乐造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