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斋郑重声明: 三百砚斋在全国不开分店;不做网购;不参加协会;不参加评奖;不参加拍卖,如有以上情况,皆非本斋所为,特此声明。 欢迎海内外歙砚爱好者来黄山旅游,到三百砚斋赏砚。
 
电话:0559-2535538
信箱:inkstone@vip.163.com
域名:www.300inkstone.com
   www.300yz.com
邮编:245000
地址:中国黄山屯溪老街173号
 
2018年12月,三百砚斋第二本书,《歙之国宝》姐妹篇,老林自传《歙之情缘》问世
发布时间: 2019/3/12 14:12:46 被阅览数: 213 次

歙之情缘(三百砚斋主人周小林传)

目 录

自    序:我写周小林

引    言:梦里寻他

第一章:高山抛石

第二章:相见恨晚

第三章:梨园情

第四章:黄山泪

第五章:涅槃重生

第六章:百砚磨小林

第七章:黑石头记

第八章:当时明月

第九章:品砚雅集

第十章:对眉子回家

第十一章:菩提世界

第十二章:九问小林

尾    声:三百砚斋是一座殿堂

后    记


自 序

徐刚,上海市崇明人,1945年出生,1970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诗人,作家,著有《艾青传》《范曾传》《刘宾雁传》《袁世凯传》《梁启超传》《先知有悲怆一追记康有为》《长江传》《地球传》《大森林》等。

其作品曾获首届中国新诗奖、中国图书奖、首届徐迟报告文学奖、首届中国环境文学奖、第四届冰心文学奖、郭沫若散文奖、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中国报告文学终身成就奖。



我写周小林   徐刚


我为什么要写周小林?

我为什么选择了非我所长的三百砚斋歙砚的题材?

我为什么在古稀之年奢侈地用四年时间数十次出入黄山、徘徊老街、探石赏砚,搜肠刮肚、寻觅词语?

初识小林,以砚为媒,第一次看他的砚震惊,二次看砚迷茫,再看不能自拔,屡看屡迷、流连忘返、丢魂失魄,我先前对砚台的认知和审美,被彻底颠覆了。

世上竟有这么美的歙砚!

这么奇的艺术!

这么侠义磊落的周小林!

我自叹若早识小林与歙砚结缘,文墨或能更多情。小林狡黠地微笑,作得意洋洋状:“曾经百砚磨小林,而今小林磨徐刚。”

我是在完成了康有为、梁启超、袁世凯、艾青、刘宾雁等人的传记文学作品后,邂逅周小林,走进三百砚斋,登上归砚楼。先是因为一只精致美丽的大漆锦盒中盛放了周小林夫妇两束白发而夜不能寐,给《光明日报》副刊写一篇短文《菩提世界》。小林激赏之下,每次见面总要到归砚楼品茗赏砚,尝嫂夫人美味可口的饭菜,再听小林情意绵绵的讲述:金星银晕眉子纹、崖壁垂柳小舟横,看苏东坡泛舟赤壁、听李太白月下长吟,叹对眉子失而复得,读周小林如泣如诉的《对眉子归来歌》……我心目中周小林的印象先是模糊、进而重叠,慢慢清晰充实,他儒雅谦和,他孤傲狂放,他匪夷所思地一生倾其所有搜罗最优质的老坑歙石,品质之高,数量之多,足抵一个砚山村。他只用这种优质的老坑砚材做砚台,他仅仅是做砚吗?他为了什么?他怎能做出如此精彩完美的砚台?他的每一方歙砚都是有使命的:刻划哪怕丝丝缕缕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蕴,他借助自己的创意和心境传递着他自己特有的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瑰丽梦想。他的每一方砚台都能给人以震撼、遐思。他的作品集古朴、飘逸、典雅、华贵为一体,有儒生之静、君子之风,我何以言之?何能言之?久未有过的创作冲动使我伏案疾书,欲罢不能-但我缺少与三百砚斋相适的词语-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黑石头世界里-我迷失了。

迷失在周小林的老坑中。

二十多年前龙尾山砚农扛着一袋砚石送到老街,周小林将巴掌大一块芙蓉溪卵石反复端详后大吃一惊……千古奇迹露出水面了,歙砚制作的崭新时代开启了,这些形态各异、色彩斑斓的芙蓉溪卵石被小林命名为“籽料”。他还断言:“籽料夺翠玉,珠皮胜田黄”。而其中最为珍稀的珠皮、珠光籽料被小林誉为“歙中田黄,歙之瑰宝”。原来在砚山村买坑料搭籽料就象买猪肉搭骨头一样,不收钱,白送。现在走进砚山村就可目睹家家户户门前悬一牌匾,“专售芙蓉溪籽料”。只要发现一块巴掌大小的优质老坑籽料,报价都在数万元以上。周小林的发现给砚山村的砚农们带来了经济上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他自己却茫然于芙蓉溪籽料中。

周小林收获了籽料。

籽料向周小林索取创意。

小林摇首抓耳,啧啧自叹: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石真怪?

无章可循、无例可照,此石怎雕?

材料变了,变得如此精彩绝伦,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一场歙砚雕刻技艺上的革命和创新,这个创新也必须精彩绝伦。

创意让小林飘飘然,悠悠然,恍兮惚兮,心灵震撼与兴奋煎熬撞击出灵感,灵感的翅膀飞向小林案前每一方籽料。留迹石脉、抚视纹理、弄残丸、把破壁……歙砚创新的奇迹出现了:紫气云岚也,高山流水也,柳枝浅草也,新月清晖也,小舟自横也,梅竹双清也,蓬莱浩渺也,日月同辉也……凡此种种,每砚各异,相竞奇彩,它是诗意的,简约而浑然天趣,精细而完美华丽。于我所见乃罕物之罕物,珍宝之珍宝也。却能以一枝纵揽、一水统领,全都赖创意者的心慧与境界。

“所有那些最具特色、最具生命力的成功之笔往往只产生在难得而又短暂的灵感勃发的时刻。历史-我们把它赞颂为一切时代最伟大的诗人和演员-亦是如此。”(茨威格《人类的群星闪耀时》1986年2月,北京三联书店)

周小林抓住了历史赋予他的最后一次机缘,那难能可贵的“灵感勃发的时刻”,创造了当代歙砚的辉煌。

三百砚斋成为众人仰慕的砚文化殿堂。

“归砚楼”被誉为“常委楼”。(曾纷至沓来四任国家主席,十四位中央常委,故此得名)。

我困惑不解,询问小林:

你雕砚?

不会。

做木艺?

不会。

你髹漆?

也不会。

你会什么?

什么也不会。

小林回答干脆、呵呵大笑,“一个人的学识、修养、胸襟、格局、审美往往可以驾驭技巧”。他又拍拍自己光亮的脑袋说:“全仗它。自己的脑,别人的手,他手雕,我心琢,心手双融可成第一。”我忽悟出一词“创意者”。周小林就是个“创意者”。

小林告诉我:“徐刚兄,三十六大行,七十二小行,‘创意者’这个名头我喜欢。”

在小林掌握全局的指导创作中,三百砚斋的歙砚艺术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个性而标新立异,又不失传统“集唐宋明清之所善,舍其短,妙又过之,件件堪称国宝”。他以最优质的老坑籽料为主体,集砚雕、金石、书法、绘画、木艺、髹漆、诗词、拓谱等诸多文化元素而相融相洽,撷众美于一砚,见者无不称道-此砚唯中国有之也。

回顾1984年,经济高速发展,那是拜金主义之风日盛的时代,从文化而言崇洋媚外盛极一时,而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却隐入飘逝沉沦中,在此特定的背景下,由吴作人、罗工柳等老一辈艺术家鼎力相助,以“做文人的砚台,为文化人做砚台”“要做就做第一”“做人做事贵在真诚”为宗旨的三百砚斋问世于华夏文化能否继承发扬之际。此时,虽然在以发展经济为导向的中国社会,很多人看重的是权力和金钱,三百砚斋却无视权力和金钱的傲慢,反其道而为之,巍然独立于黄山烟云、徽州大地。小林感慨道:“人心脏了,芙蓉溪底干净,纯美的黑宝石不能再糟蹋了。”哪怕是一小块残缺破损的籽料,也是唐宋祖宗的一段历史、世纪沧桑的诉说,小林小心翼翼,柔情呵护着今日制砚人的幸运和梦想,“求安静,忌浮躁,淡名利,重诚信;鄙粗劣,做细活;做自己心中的砚台”。小林愈加荒芜的脑袋和瘦小的身躯涌动着倔犟和孤傲,他为自己设下底线,逆潮流而动,这注定他要经历人生的各种幸运与不幸,忧患和苦难。而小林的坎坷苦难似乎与生俱来,充满着艰险、传奇……

1946年4月,童啼呱呱,出生十月,周小林即被生母以二十块银元卖出,卖身契上所写“高山抛石,永不回头”,似乎已经给出了某种命运的隐喻。未曾想到四十多年后他弃文从商,与黑石头纠缠结缘,抛石重返归砚楼。

1959年,十三岁的小林因生计所迫,读书无门,便投芜湖艺术学校皖南花鼓戏梨园学艺。当演员,做导演,写剧本,始至“文化大革命”,他作为最年轻的“牛鬼蛇神”被打倒在地。腥红的大字报铺天盖地,“打倒周小林再踏上一只脚……”那年,他只二十三岁。

1989年秋,周小林代表黄山市人民政府与中央电视台著名导演邓在军合作拍摄中国第一部(十二集)电视音乐风光艺术片《黄山》,在亚运会期间隆重播出而名扬国内外,不想因一张1900元的剧组餐饮发票而被人诬陷,囚禁北京海淀看守所关押整整十个月。

三起三落,九死一生,他思考自己走过的道路,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还有多少?还能像这样折腾下去吗?他不后悔、也不怨天忧人,他感谢一路帮过他的朋友、贵人、恩师。更感谢那些个狠毒、猥琐陷人于死地的小人,“小人也是贵人”。

小林幡然有悟,大梦初醒,一个最重要的历史性时刻就要到来。

茨威格说:“历史究竟是无数的偶然性决定,还是由唯一的必然性决定?我想,漫长的岁月只是为了等待关键时刻出现的那一刻积蓄能量,在长期的准备后喷薄而出吧。”这段哲言与周小林何等相似。

走出牢房的周小林作出了喷薄而出的决定。

辞去公职、炒掉文化局,砸碎铁饭碗,远离体制。

与石交胜于人。

与砚交胜于金。

与书交清于心。

读书、制砚、写文章吧。小林在黄山屯溪老街139号竖起了吴作人老先生题写的金字招牌-三百砚斋。

坎坷、痛苦、灾难创造了三百砚斋。

那年,小林四十七岁。

丙申秋,寒露后,我到徽州文化园“五松山房”小住几日,顺将这篇序文送小林斧正,小林诡笑作惊异状:“徐刚兄,当今文坛敢斧正你文字的人尚未出生。”我笑道:“你小林就算一人。”俩人调侃戏笑中,小林搬出一块砚台说:“近成一款‘无上清凉砚’与兄共赏。”

此砚长40公分,宽30公分,厚5公分。形制长方周正,中规中矩,儒朴大方,为罕见歙石老坑水波眉纹巨制,未见砚,先赏盒,其势端坐君临天下,尽展帝王宫廷之气度。金丝楠木大漆作盖,复小叶紫檀砚床,榫卯镶嵌丝丝入扣,砚盒内裹髹乌金菠萝大漆,光彩夺目,又不失儒雅高贵。砚盒的美轮美奂已让我惊喜垂涎,如此精工绝艺,表里一致。追求完美之境,小林以“讲究”二字概括当今徽工的精绝与品格操守,随之他慢慢打开砚盒,如探幽访胜,引我入境:“徐刚兄,你再看,奇迹出现了……”

我情不自禁“哇”地一声,瞠目结舌,木讷无语。此砚之气韵静卧盒中似一尊仙翁,灵逸而庄重。再浏览砚面,天然飘动的水波眉纹已被巧妙地衬以烟云霞绕,吞吐峰峦。隐隐约约,飘飘袅袅。薄意刀法,其境无界,娴熟流畅,刀笔无痕。砚上端圆形砚池,如日如月,方中著圆,烘云托月,恰海月清辉,沐浴晨曦。下方精刻峰峦叠起,松石苍翠错落参差。在小林精妙的设计中,于残壁石卵中行走刀艺,在沧桑峭岩上飞瀑流泉。黄山“人之瀑”飞泻而下,一个大写的“人”字刻在山水天地间。瀑布撞击山崖,珠雾腾升,气势如虹,摇撼山岳。你似乎看见了飞瀑,听到轰响。赶紧用衣袖拂去泻溅在脸上的水珠……真天人合一、奇景幻境也。再赏右侧,山间巨石兀出,一老翁撩袍挽袖面山而卧,悠悠然听松赏泉,拥云揽月如浴仙境,松石下方石壁上琢有“无上清凉”墨绿小楷,超尘脱俗,清儒禅秀。原来是弘一法师墨迹。小林见我有疑,便笑曰:“‘无上清凉’四字,当今书坛无人有此境界,唯法师造化可与此砚共存千秋。”我惊叹小林制砚用心用情深之又慎。细微处剥茧抽丝,意兴处行云流水,精简繁复明察秋毫,琐细计较一丝不苟。乃磨砚、磨人、磨心也。

小林只做自己心中砚台,难怪乎行内有评:造办处的做工,殿堂级的艺术,千古流传的经典,只能出在徽州-三百砚斋!

小林无意褒奖,用手一指砚中坐卧清凉台上的老翁,“喏,就在这儿,吾心有安放处矣”。

小林撰《无上清凉》砚铭:


无上清凉

古风犹照

虚静则明

律身自好

小林愚拙

固执孤傲

不评奖项

不开分号

不入协会

不办展销

清欲淡泊

给自己立规设套

小林明智

迂腐执拗

当不了总统

做不了官僚

远离明星的喧闹

不屑奸商的恶好

全部才华与精彩

付于歙石

鞠躬弯腰

做一个中国店小二

无上清凉

徽州人的风骨与骄傲


这就是周小林,他寻一块石,制一方砚,写一段铭,用一片情,迷倒一群人。

我怎能不写周小林!


上两条同类信息:
  • 凤凰卫视专题报道《守拙--中国文房四宝砚遇》
  • 11月5日,原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造访

  •